首页>话题专题

新时代新曲艺要引领新风尚

时间:2021年05月10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崔凯
0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化艺术。

  具有悠久历史的中华说唱艺术,在新中国成立以后改称为曲艺艺术,以往的民间说唱艺人成为了曲艺工作者或新文艺工作者。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进步,曲艺在表现内容、演出形式和传播方式上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从文化传承的角度看,曲艺的基因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尤其是曲艺界的江湖传统与诸多现代艺术门类相比较显得有些陈旧,与时代发展步调不大一致。

  江湖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其中的江湖道、江湖义气、江湖规矩等内容,在中华武术、中华医道、民间技艺等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传承发展过程中发挥过重要作用。世世代代行走江湖以卖艺为生的民间说唱艺人,如果没有江湖道的维系和约束甚至难以生存和实现技艺的薪火相传。

  新中国的成立,使曲艺界迎来了有史以来最为辉煌的时代,大多数曲艺人成为了有组织、有团体、有固定收入的新文艺工作者,并涌现出众多家喻户晓的曲艺大师和优秀曲艺名家。曲艺界一些德高望重的领军人物曾试图改变旧时代民间艺人行走江湖养成的某些陈规陋习,以适应新文艺团体的总体氛围,比如:正规场合少用或不用“春典”(内部暗语行话);将原来的师徒关系改变为新的师生关系,打破门户界限,提倡业内团结合作;摈弃“宁舍一锭金不舍一句春”(不向师门以外同行传艺)的保守习俗。大家为繁荣曲艺创作而共同努力,因此形成了曲艺战线团结一心、共图发展的新气象。但是,由于曲艺艺术创作生产和表演传播基本以个体化为主的特殊性,曲艺至今没有形成正规化、科学化的教育模式,培养后续人才还是以传统的师傅带徒弟口传心授为主要方式,这便难以彻底改变旧时代曲艺江湖的行帮、宗派、保守、人身依附等江湖陋习。尤其是曲艺进入演出市场,回到卖艺赚钱的经营模式,以往的某些江湖习气又在曲艺行业内有所抬头。也许曲艺业内认为投门学艺、磕头拜师、卖艺赚钱、靠本事发财、靠圈粉成名是天经地义,但在全国上下万众同心奔向现代化的时代,外界群众看某些曲艺团队成员,张嘴闭嘴说的是行话暗语,行为举止一副江湖做派,令许多青少年觉得很丑陋,更有一些所谓“大蔓儿”不时制造新闻或在多媒体、自媒体上传出丑闻,造成了社会不良影响,人们就好像在围观行走在新时代的旧艺人。这种影响虽然属于个别现象,不至于影响新时代曲艺的传承发展,但对于曲艺与新时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生活相融合,以及在文化艺术领域树立良好形象极其不利,这是曲艺界值得自省和应该加以改进的现实问题。

  新时代新曲艺已经形成了以专业曲艺队伍、新文艺群体和广大曲艺爱好者自娱自乐组成的业余曲艺队伍为一体的新格局,此三种曲艺存在形式,毫无例外都属于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主流文化的构成部分,所有的曲艺从业者都要把爱国为民、崇德尚艺作为必须遵循的文艺界核心价值观,自觉追求成为新时代有品位、有格调、有担当的曲艺工作者。在继承曲艺传统方面要分辨良莠,自觉继承优良传统,抛弃陈规陋习,紧跟时代步伐实行自我改进,才不至于被时代所淘汰。

  新时代曲艺人要继承观众是艺人衣食父母、坚持观众至上的优良传统,不要有了一点成就便妄自尊大、自我膨胀、自我炫耀。曲艺能够跨越千年走到今天全靠人民大众的不离不弃、持久喜爱和支持,无论什么样的“大蔓儿”一旦在感情上疏远了人民,人民大众必然要离你而去。

  曲艺人要感恩时代、敬畏艺术,自觉抵制拜金主义。回望曲艺传承的千百年历史,无数曲艺前辈都经历了“下九流”的卑贱境遇,每个曲种的历史都是无数民间艺人用艰辛和血泪书写而成的。新时代提高了曲艺艺人的社会地位,正是在党的正确领导和政府文化政策的保障之下,许多艺人才分享了改革开放的红利,甚至成为富豪,这并非是今天的曲艺人本事比前辈大,而是赶上了好时代。如何以精美的作品、精湛的技艺回报伟大时代,是每一位曲艺人应该担负的历史责任,也是艺术家实现自我价值的正道。

  曲艺人要珍惜曲艺家和曲艺工作者的称号,严格自律、谨言慎行,塑造好社会尊重和人民喜爱的公众形象。在网络和多媒体全覆盖的今天,大凡有了些名气的曲艺人才,都生活在大众的监督下,一旦曝出不端言行和不良嗜好,轻则损害自己的公众形象,成为昙花一现的人物,重则会影响曲艺界的行风建设。经曲艺界广大同仁反复协商共同制定的《中国曲艺工作者行为守则》也是曲艺行业内的新行规,需要大家共同遵守。

  新时代召唤新曲艺,新曲艺要由一批名家大师和一支德艺双馨的优秀队伍共同打造。新曲艺要实现将传统说唱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就必须自觉抵制“三俗”、摆脱低级娱乐,要以新观念、新思维、新方式创作生产出既符合主流文化价值观又是人民喜闻乐见,叫得响传得开留得下的精品力作,以精品奉献人民、以明德引领风尚。曲艺人站位要高、眼界要宽、格局要大,要以实际行动在实现国家“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中展示新风采、作出新贡献!

(编辑:王丽)
会员服务